男人都喜歡女人膚淺的肉麻的本能撒嬌,比如雙臂吊著你脖子索吻、像林志玲那樣發嗲、動輒花枝亂顫地叫“不要嘛”、“討厭”等。但是,有時候,我們男人會錯估、誤判女性的戰略性撒嬌,這是一種比較深刻的“嬌”,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男人往往不懂它的真正動機,所以不領情也不深究,比如嘟嘴生氣、用屁股撞你到床下、半夜臨鏡冷笑、或者乾脆蠻橫不講理……這時,我們大男人可不要大煞風景地不耐煩,她其實也是在撒嬌,她此刻是需要你的哄、你的愛,需要你像挖寶藏一樣去領略她的美妙,以及她的可能的“陰謀”。這個世界上,沒有不會撒嬌的女人,只有不識貨的男人。



男性朋友總是說,太太在很多時候不是令他心疼,而是頭疼!女人的弦外之音總是要猜了又猜,而且基本猜錯。我也覺得女性天生喜歡猜謎遊戲,所以《紅樓夢》裏的大小姐們閒來無事總是要津津有味地猜燈謎;平常接到女生的電話,對方也喜歡撒嬌:“猜猜我是誰?”我一般都這麼驚喜地回應:“林青霞吧?要不就是張曼玉?”



跟女孩相處絕對要有一顆“情調的心”,不可死心眼,要善解人意地與其呼應,逗她玩,而不是“鬥”她氣。如果你真心愛她,你就應該懂她的心,哪怕那是海底撈針,也得前赴後繼!



男人的應對之道



1、女人天生就是多疑的動物,所以當女友把我當作十萬個為什麼之類的科普書時,我一點都沒有驚訝,因為這是天性使然。女人喜歡向男人提問,問題千奇百怪。可是問來問去大多圍繞你愛不愛我呀、你在幹嘛呀一類的問題。每次遇見此類情況,我總是堅持擺出笑臉,百問不煩。因為如果我的答案或態度令女友不滿意,後果肯定會很嚴重。與其到時候花大把的時間道歉,讓她消氣,還不如現在一句話了結問題。有兩次,我實在被問得受不了了,無奈選擇了“出逃”,但在溜走前,我沒有忘記留下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回回魚,25歲)



2、女人在撒嬌時也會流眼淚哦。比如有很多次,老婆和我吵架後,她想與我和好,可又拉不下面子,就開始使出這種手段來讓我主動投降。每當這種時候,我能做的就是輕言細語地勸說,或者直接把她摟抱在懷裏,或者溫柔地替她吻去眼角的淚。我這些呵護的肢體語言總能讓她很快改變情緒,破涕為笑,然後,我們又和好如初……(海風,32歲)



3、英雄本色,女人嘛,愛還來不及呢。我是個小職員,想要做些貪污腐敗的事,也沒有機會,哪還用得著女人的戰略性撒嬌?好在我老婆也從來不會對我有什麼不良企圖,她的最大願望,不過是我多幹一些家務事而已。不就是幹活嗎?我義不容辭!我這輩子最看不慣有些男人,明明自己幹了壞事,還偏偏算到女人身上,說對方是壞女人,引誘自己,讓自己失去了主見,紅顏禍水,他們不想想看,如果自己身子正,影子怎麼會斜呢? (顧建華,34歲)



撒嬌是女人的心理需求



在公共場合,女性往往是講理的溫和的,是社會和諧的主導因素。為什麼一到心愛的男人面前就變了,變得有些不可理喻?心理學家認為,女人一旦墜入愛河,就會變得孩子氣,喜歡奶聲奶氣說話,喜歡吮吸(接吻),喜歡撒嬌(或撒野);換言之,愛容易使女人變得不理性,這可以追溯到嬰兒時期的種種低級需求。看來,女性在心愛的男人面前作怪,是天生的。看清了這一點,男人會不會更平和、寬厚甚至帶點憐憫的心來對待女人的種種戰略性撒嬌?



女性只要一回家,對自己苦命的丈夫講話,大多喜歡進行“腦筋急轉彎”,甚至“正話反說”,猶如流行時尚裏的“內衣外穿”。當有一天,她罵你“死鬼”、“壞蛋”甚至“流氓”或者“殺千刀的”時,請不要急著辯解或者生氣,她對一個與自己無關痛癢的人,是不會口出以上“毒咒”的,這麼想著,你就不會輕易傷心或者難過了。所謂打是疼罵是愛,就是這個理。



女人喜歡“感同身受”的東西,最怕自己的男人有“二心”,相應的也最在乎先生是否把她的話消化了,或者她發出的身體語言,是否被他採信、接納,然後做出正確的回應。比如,太太下班回家就踢高跟鞋、椅子,扔抱枕、吹劉海(因為沒有鬍子),然後訴說某同僚如何小人得志、上司怎麼無聊偏心……作為先生,首先當然不可以反駁,應該同仇敵愾,兩肋插刀;其二不必認真獻策,如果你急著給她上人際關係課程,那就適得其反,因為她比你更懂人情世故……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就束手無策了?其實最省力有效的回應是:“我懂,你實在是受委屈了!來,喝杯水消消氣!”這時的太太,要的就是這種“民意”的支援與家人的“同理心”。



再比如,她說“我好冷”,意為“抱抱我”;她說“早點休息”,可能暗示你“今夜有戲”……愛可以提高一個男人的情商,前提是你要用心去揣摩。比如,女性抱怨不是目的,抒發才是真的,嘮叨是太太的一種抒情方式。大部分女人都懂得抒發內在情緒,所以比男人活得長。她們渴望找到忠實的聽眾,以便分享其內心的秘密。女性訴說困難,未必是要丈夫幫助她解決實際問題,她們往往需要借由分享、溝通與討論,來確定彼此的親密關係和強化愛情的安全感。男人則認為解決問題較為重要,不必花那麼多時間談感受與想法。這有點像做愛,男人重高潮,女性重過程。太太可以忍受一個晚上沒有燈光,也要等待丈夫回來換一個燈泡,雖然是舉手之勞,但是等先生做這一切會很享受,因為可以享受一種被照顧與重視的快樂與美麗。



了解女人從了解撒嬌開始



太太如果正在廚房裏忙碌,丈夫卻翹著二郎腿在沙發上看報,她可能會顧左右而言它,一會埋怨煤氣太小抽油煙機太吵,一會又指責孩子跑來跑去……這時,先生要及時回應,她的目的不是抱怨,而是需要你上前捶捶她的背並且耳語:“夫人,辛苦了!”說句良心話,女人要的其實並不多,就是一種“被關懷被重視”的感覺。從這個意義上說,男人並不需要那麼費力地去猜太太說話的動機和邏輯,永遠有效的辦法就是兩種:一句話“我懂”,一個動作“摟抱”。



婚後的女人說話,也許口氣不如婚前溫柔、嬌嗔,反而可能惡狠狠、氣咻咻、冷冰冰、亂糟糟……這時,男人心裏一定要明鏡似的,簡單說,就是要“聰”明!“聰”字的構圖包括耳朵、眼睛、嘴巴和心靈。具體地說,就是要“耳到”:傾聽太太的話,這是最好的肯定。聽而不聞,是女性最痛恨的。“眼到”:深情地注視太太,學習眼眸含水停留三秒在失焦狀態,可以製造出“深情款款”的藝術效果。“口到”:即嘴甜。常用昵稱開頭,如“寶貝,我了解……”或者“老婆,你別嚇我……”等。“心到”相對比較抽象,簡言之就是不要虛偽,要誠懇、大度,有風度,努力做個紳士,美化每一個表情與肢體語言,只有心動才會有自然的行動。



值得一提的是,女人的戰略性撒嬌,雖然可能會以怕黑、怕冷等傳統“弱性訴求”為方式,但是,她要達成的目的可能不是丈夫單純的甜言蜜語的安慰、鼓勵或者肢體安撫,她或許還有更大的目的,比如為了掏空丈夫腰包、左右他的決定,甚至留駐丈夫目光。一些總統夫人、貪官污吏的太太經常就是通過這樣的戰略性撒嬌而影響丈夫的決策和價值取向的;古代很多昏君為了博美人一笑不惜發動戰爭或者放火殺人;現在許多被查辦的幹部往往最初多是被枕邊風吹得迷失了風向……所以,男人在重視、看懂女人戰略性撒嬌的同時,還要提高警惕:她撒嬌的更高目標是什麼?有什麼企圖?她還有什麼不滿足?



女性有些時候的戰略性撒嬌,其實是想操縱對方的變相反應,男人不可不認真。面對這樣的撒嬌,男人們有一點要切記:不能違反大原則,也就是說,絕不能幹違法的勾當!只要你的底線非常清晰,她再怎麼撒嬌,你也不會迷失了自己。



當然,我們平凡的男人,更多要注意的,還是怎麼處理太太戰略性撒嬌的弦外之音,而不是警惕她有什麼驚天動地的野心。



《中國式離婚》裏有句臺詞:本能的撒嬌還好,智慧型的撒嬌就很可怕了!其實,也不可怕,只要你耳、眼、口、心一齊到位,做太太的按摩師、心情醫生,那麼,這個“大夫”就是好丈夫,而且是“聰”明的丈夫,所有的“嬌”外功夫也會迎刃而解。這樣,婚姻就是一種兩個親密愛人玩的而且可以雙贏的浪漫遊戲。所謂用心去愛,就是做太太的知音。




來源:中國網

刷卡換現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